您好,歡迎訪問長江大學新聞網!今天是: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校園熱點 >> 正文
校園熱點

【大陸口罩寄到香港】趙輝:我希望能為石油行業留下有用的東西

發佈時間:2021-01-04 作者: 瀏覽次數:

     

【大陸口罩寄到香港】編者語:

2020年,武漢校區在持續抓好疫情常態化防控的同時,有序推進各項工作,“立德樹人”氛圍濃郁,教學科研喜訊頻傳……為展現武漢校區教職工的奮進精神,推出“知音風華”系列人物通訊。


 【大陸口罩寄到香港】趙輝:我希望能為石油行業留下有用的東西

 

2011年入職長江大學石油工程學院,2013年晉升副教授;2017年破格晉升教授和博導,入選長江大學領軍人才和傑出人才計劃;2019年獲批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優秀青年基金項目。這位以火箭般速度晉級的老師是我校石油與工程學院副院長——趙輝教授,其主要從事智能油氣藏開發理論的研究與應用工作。

很多人都知道,這位29歲升副教授、33歲升教授和博導的老師是人到中年“順意人生”的代表;但很多人不知道,這位科研成果累累的“人生贏家”背後又有哪些故事。

2019年7月6日,在學校舉行的科技獎勵大會上,趙輝在發言中用中華文化中的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作為他的人生追求。“立德”乃站好三尺講壇,教書育人,桃李滿園;“立功”乃紮根石油行業,孜孜不倦,服務社會發展;“立言”乃潛心科研學術,著書立説,傳於後世;進而達到“久而不廢”“歷萬世而不朽”。那趙輝是怎麼做的呢?


天道惡巧:下笨功夫,做實在人

巧者,不敬也,機詐也,不誠懇也。

在美國塔爾薩大學明亮的教室裏,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正在黑板板書,他還在堅持手寫推導公式。不僅是上課,就是課題組會上,學生科研成果中運用到的每個公式,他都力求掌握,演算推導。這位70多歲的老者,是國際SPE終身榮譽成就獎和富蘭克林獎獲得者,趙輝在美留學時的指導老師。

導師身上這種最“笨拙”的方法,教會趙輝不能只做科研的管理者,更要做學術上的行家裏手和內功高人。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,趙輝始終腳踏實地,求真務實,不投機取巧。

大年三十,在萬家燈火璀璨,家家户户洋溢着節日的喜慶和熱鬧之時,趙輝一人獨自坐在書桌前,對着電腦屏幕的閃閃微光,反覆修改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優秀青年基金申報書。這張圖能否進一步優化?這句總結能否進一步凝練?他仔細雕琢他的申報書,像對待一件工藝品,反覆琢磨,力求精益求精。

用最笨拙的方法做最重要的事情,終於在2019年,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優秀青年基金申報成功。這也是我校獲得此項國家級項目的第一人。

在同事眼裏,趙輝對待科研上的每一件事都一絲不苟。臨近飯點,團隊成員盛廣龍在提交了一頁文章審稿意見後準備離開,恰巧趙輝經過,他説:“一篇SCI論文的審稿意見至少寫滿3頁,才算對論文負責。”趙輝因晚上思考一個科研難題,輾轉反側,整夜難眠,他的神情稍顯疲倦,但語氣嚴肅認真。

匿名審稿是行業內為提高學術質量、淨化學術氛圍而採取的評審措施,因為是匿名,所以沒有那麼多客套委婉,都是真刀真槍的乾貨。於評委而言,也是一個沒有酬勞的“義務勞動”。做好做壞,全憑審稿人的專業功夫和敬業程度。

盛廣龍説:“這也是趙老師最讓我佩服的一點,不管於他是否有利,他都會認真對待。他曾經為一篇文章寫了34頁的評審意見,評審意見比文章正文還多。”也正是趙輝的專業和敬業感染着團隊成員,下笨功夫,做實在人,他們團隊所在的辦公室C413室經常燈火通明。


天道惡貳:堅定目標,專心不二

貳者,性多疑也,朝令夕改,無恆心也。

趙輝自美國塔爾薩博士學習期間便將“智能油氣藏開發”作為他主要的科研方向,此11年間,他在該領域紮根、發展。該領域不同於傳統油氣田開發研究,“智能”提法來源於國外,但運用在油氣藏領域的研究尚屬空白。

2013年,趙輝獨闢蹊徑提出了一套基於數據驅動的智能油藏模擬及優化模型INSIM。理論提出初期,並未得到業界權威專家認可,甚至他的國外導師也提出質疑。在科研的瓶頸期,趙輝也有過失落和懷疑。但基於對實驗數據和行業趨勢的研究,他相信自己最初的判斷。

堅持科研的路是孤獨的,在日復一日如白水般寡淡的重複裏,設想、實驗、研究、推翻、重來,一遍一遍演算,一遍一遍修改,他對模型不斷地完善。經過三年的堅持,他的提法終於被國外一些知名專家教授認可。2016年該成果發表在SPE Journal後,被作為重要技術突破被石油界發行量最大的新聞雜誌JPT(Journal of Petroleum Technology,石油科技)報道。

在他看來,油氣藏開發的智能優化是他做科研的“根”,他必須一心一意把“根”牢牢紮實了,依附於樹根生長的科研項目才會枝繁葉茂。在他孜孜不倦地紮根堅守下,通過近十年的系統攻關,形成了一套自主產權的智能油藏模擬與實時優化調控體系,打破了國外技術壟斷,對我國油氣田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設具有重要意義。

也正是這樣專注做好一件事的態度,讓他成為智能油藏領域的領軍人,慕名而來加入他團隊的成員也越來越多。94年的饒翔便是其中之一,26歲便博士畢業的他,孤身一人從北京來到武漢,毛遂自薦,希望加入趙輝團隊。
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一棵認準方向、緊緊向土地紮根的大樹,任憑風雨洗禮,不改初心,頑強生長,在時間的淬鍊下,一定能夠開出絢爛的花,結出碩大的果。


天道惡盈:守缺勿盈,不怨不憂

盈者,自大也,自滿也,不知退讓也。

“滿招損,謙受益”,這也是趙輝一直以來的自我激勵,他説:“就好像一個杯子,當它注滿水的時候,就沒有辦法吸收新的東西了,然而知識的探究是沒有盡頭的。所以我們要始終懷抱謙虛之心,以吸收更多的養分和知識。”

在學術研究中如此,在生活中亦如此。儘管是學術翹楚,趙輝依然以平和之心待人,以開放和尊重的理念建設團隊。科研面前,人人平等,這種探討式的模式互促相長,讓他團隊的學術氛圍更加活潑和自由。

在學生培養上,他以亦師亦友的態度和學生們相處,課堂上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留學和科研中的體會與大家分享。這使得僅面向本科生的課程,卻引來博士生、碩士生慕名旁聽。他對他的研究生説:“青年時期是人求知慾最強和精力最旺盛的時期,而三年的研究生生涯放眼整個人生可以説是最寶貴的時間。要珍惜這短暫而又珍貴的時光,在這段黃金的時間內,勇於探索,小心求證,培養出敏鋭的觀察能力和批判性思維,成為一名合格的研究生。”

閒暇之餘,趙輝喜歡讀古典文籍,《道德經》《大學》《中庸》都是他的案頭讀物。“天之道,損有餘而補不足。”因此他把不足看作是人生常態,不怨不憂,常懷感恩。正是這種通達的人生哲學,讓他很好地平衡了工作與生活,教學與科研的關係。

“當你白髮蒼蒼、垂垂老矣、回首人生時,你需要為自己做過的事感到自豪。物質生活和你實現的佔有慾,都不會產生自豪。只有那些受你影響、被你改變過的人和事,才會讓你產生自豪。”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朱棣文的這段話對趙輝影響深遠,當問及他的人生理想時,他説——“我希望能為石油行業留下有用的東西。”(武漢校區綜合事務部 萬文婷供稿)

(編輯 李勝傑)

相關新聞

    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
新聞排行榜

推薦圖片